• 当我把“限三岁以上儿童使用 六岁以下儿童请在家长陪同下使用”的32色蜡笔一字铺开时,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、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目光,顿觉伸清气爽~然后还配了首打油诗《塔楼》:

    我的爱人是深深庭院的一间塔楼,散发着深黯的气韵,虽然沐浴了最多的阳光。
      浓密的黑发披在肩头,就像爬山虎藤蔓与自己的阴影低声重唱。

      塔楼唯一的玻璃窗,随着流光变幻薄彩,朦胧而晶莹,是我的爱人的眼,忧伤,明亮。

      月夜,塔楼孤独地矗立,怀抱着诱人的秘密,神色幽怨动人。

      可我只坐在塔楼投下的阴影里,从未探索它的秘密,就像从来不曾吻过我的爱人,只荣享过她臂膀的环绕。

      我怕有一天会失去她,就像害怕风会带走独步于深蓝夜幕的塔楼的身影,疏忽间,永远消失,就像害怕两个驼背的僧侣合拢沉重的墓门,悄无声息。

      我害怕,怕失去她。

      我的爱人是深深庭院的塔楼,即使白昼,也静谧如斯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