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刚开始,全体人员一致通过决议:嘉陵最“脱线”。事过境迁,现在编辑部似乎没有一个不脱线的。(PS:嘉陵的名字是“嗷呜”。)

    故事一《“侬”是什么?》

    自3月开始,人头马对汉字产生了强烈兴趣,每天抱着《现代汉语大词典》研究。有一天,人头马提问:“侬”是什么?
    BT猫:上海话的“你”。
    嗷呜:是“我”
    人头马:疯阿哥,你是江苏人,离上海近,你说“侬”是你嘛“侬”是我?
    疯阿哥:当然是“你”啊。
    这时,霞娘娘突然发话了:“侬”是我!有诗为证(强悍的短语),林黛玉《葬花吟》里面有“他年葬侬又是谁”啊。
    BT猫:“侬”是你!
    嗷呜:“侬”是我!
    疯阿哥:“侬”是你!
    霞娘娘:“侬”是我!
    …… ……
    燕子妹妹摘下耳塞,饶有兴趣地问:你们在讨论弄死谁呀?
    众人:……
    [后记]在书面语中,“侬”是“我”,在口头语里,“侬”是“你”。——人头马鉴定完毕,继续研究博大精深的汉字。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