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的家庭真可爱
    一个“小人”的自述

    0 有一个小人
    我家里平时一般住5个人,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我。
    我不晓得自己是不是有妄想迫害症,反正经常感到自己的名誉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。
    4个家长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习惯说“我们家有四个大人”,我始终觉得后面一句话是“还有一个小人”……

    1 姓徐的不准入党
    爷爷、爸爸和我都是党员,都姓徐。奶奶和妈妈恰好都姓张,都不是党员。所以我们家讨论任何事情都经常会“划清界限”。
    晚饭剩下好菜时,我们舍不得倒,就互相劝着吃。爷爷推说“吃多了‘三高’”,爸爸说吃撑了,我说想减肥。结果就是妈妈和奶奶吃。一边吃一边抱怨:“还党员呢,一个怕胀、一个怕胖、一个死……以后姓徐的不准入党!”
    爸爸跟我说:“你看,有些群众不理解我们的价值取向。”
    爸,你的价值取向是啥子?

    2 徐阶是何人
    四个大人脑袋里加载的是革命年代的词库,而我这个小人加载的是当代词库,所以经常发生交叉。妈妈说:“徐阶回来了,去喊他吃饭。”我记得明朝还是哪个朝代有个官,是叫徐阶,但不记得是不是贪官,不晓得妈妈为什么这样叫爸爸。有一天,小人就去请教大人了。
    我:“妈妈,你晓得徐阶是干什么的不?为啥子你叫爸爸‘徐阶’呢?”
    妈妈用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:“‘徐阶’就是‘姓徐的阶级敌人’的简称。”
    我:“囧TZ ”继而大笑不止
    妈妈:“笑啥。你也是徐阶。你爸是徐大阶,你是徐小阶。”
    我不服:“照这样说,你对爷爷不尊重,要不得。”
    婆婆慢悠~慢悠~地晃过来,说:“你爷爷也是徐阶——徐老阶。”

    3 谁跟谁走
    奶奶和爷爷饭后会在家里溜达,当做散步。
    有时爷爷走在前面,奶奶跟在后面,他们说这叫“人民跟党走”;走到尽头时,两人同时专向,变成奶奶在前爷爷在后,叫“人民跟党走”。
    今天爷爷先漱口,说是“有困难,党员上”;明天奶奶先漱口,说是“有好处,党员让”
    ……
    后来我长大了,入了党,发现这两个大人经常犯政治错误——应该是党领导人民啊!

    4 革命——创新——封建
    不是我自夸,我们家是中国近现代的缩影:爷爷奶奶的封建性比较重,爸爸妈妈的革命性比较重,而我的创造性比较重。
    据爸爸妈妈说,当年因为民警叔叔催办户口催得太急,这两个大人很革命,很配合民警工作,也没给我算什么比笔画、偏旁,随便取了个“佳”字。后来这直接导致我在学校被点名回答问题的几率奇高,因为老师一般不会去点带生僻字的学生。
    但是跟人家算了笔画、五行的同学的名字比起来,我有点自卑,就开始就“佳”字进行创造性思考。直到最后自己说服自己这个字很有霸气:单‘人’旁+两个‘土’= 个人占双份地,肯定是个大地主。
    我就去跟爷爷奶奶报喜。他们听了,默了一会儿说:“你咋个晓得我们家祖上是地主呢?”
    我:“…… ……我以为是我创新的”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简直太简直有才了
  • 不会是口音太重了吧...
  • 你太搞笑了,经常听到她们叫你“徐阶”还以为你不知道什么意思!
  • (*^__^*)...嘻嘻太搞笑了 徐小阶姐姐,你的家庭那确实是可爱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