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0月真是风起云涌~~上MPA、报PTA和CET这些都是日常事务,不再赘述。于国庆大假的三星堆吐槽之旅、遂宁的天伦之乐以后也会补完。

    援建的兄弟姐妹辛苦两年多,终于“基本完成”。而且大家似乎都十分看好“双十”这一个多年以来未曾担任的“法定假日”的日子,纷纷于10月10日举行交付仪式。难道我Dang已经欢乐得忘了那是ZhongHuaMinGuo的国庆日么?当天,主任去了汶川,我去了理县。为毛她可以当天返回,我这边整了三天,而且大部分都是叫人一路得瑟的烂路?好吧,是我RP太差。

    刚回来不久就去了甘孜阿坝,整整8天,采访灾区和藏区的基层干部。我错了,我一直以为从汶川去理县的路是最烂的,但事实证明“没有最~,只有更~”原则的正确性。从汶川出去,一路得瑟,直到天黑。眼看就要得瑟进阿坝的州府马尔康,就在我生平第一次为“要进城了”而欢呼雀跃时,路堵死了。原来这天正好有一个从印度来的Huo Fo到此,导致倾城膜拜:到处燃柏枝、人人挂哈达、满地是彩纸(此物正式名称不明)、绵延几公里……那个壮观~~我泪流满面。

    此后经小金、壤塘、色达、炉霍……一路行来,眼睛上天堂,身体下地狱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炉霍修整一天之后,我又觉悟了。

    原来,从汶川到理县的路还不是最烂的,从炉霍到八美的路那叫一个强。这次得得瑟瑟了将近12个小时,终于到达那个以情歌出名的城市——康定。

    回来之后,代为点名签到和记笔记的王老师表示:MPA很难懂,整个周末上下来,居然连个公式都没有。

    当时我寻了一下,无奈面前有一口火锅,否则早就掀桌了:高能物理就了不起啊!

    分享到: